特稿: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5周年暨《毛泽东:忧患百姓忧患党》《毛泽东读书生活十二讲》《毛泽东晚年读书研究札记》出版座谈会(组图)——中红网

12博手机版首页

2018-10-04

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5周年暨《毛泽东:忧患百姓忧患党》《毛泽东读书生活十二讲》《毛泽东晚年读书研究札记》出版座谈会。 (中红网陈胜摄)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5周年暨《毛泽东:忧患百姓忧患党》《毛泽东读书生活十二讲》《毛泽东晚年读书研究札记》出版座谈会,图为嘉宾在签到。 (中红网陈胜摄)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5周年暨《毛泽东:忧患百姓忧患党》《毛泽东读书生活十二讲》《毛泽东晚年读书研究札记》出版座谈会,图为会场情景。

(中红网陈胜摄)当代中国研究所党组成员、副所长张星星主持本次座谈会。

(中红网陈胜摄)与会嘉宾及领导认真听取座谈会发言。 (中红网陈胜摄)第十、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党组副书记,社科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主任,《毛泽东:忧患百姓忧患党》作者李慎明发言。

(中红网陈胜摄)与会嘉宾认真听取座谈会发言。 (中红网陈胜摄)人民出版社副社长李春生发言。 (中红网陈胜摄)当代中国研究所党组成员、副所长武力发言。 (中红网陈胜摄)毛泽东主席晚年生活管理员,原国家体改委办公厅副主任吴连登发言。 (中红网陈胜摄)中共湖南省委原书记王茂林讲述了毛主席的故事。

(中红网陈胜摄)与会嘉宾及领导认真观看江苏中远助学帮老基金会和徐中远的录像片。 (中红网陈胜摄)毛泽东主席晚年图书服务管理员、中央办公厅老干部局原局长、江苏中远助学帮老基金会发起人、原理事长,《毛泽东读书生活十二讲》及《毛泽东晚年读书研究礼记》作者徐中远发言。

(中红网陈胜摄)中纪委原驻中国社会科学院纪检组组长、院党组成员,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理事长、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会长林文肯发言。 (中红网陈胜摄)与会嘉宾向江苏中远助学帮老基金会赠送绘画作品。 (中红网陈胜摄)与会嘉宾向江苏中远助学帮老基金会赠送书法作品。 (中红网陈胜摄)中红网北京2018年9月29日电(陈胜)纪念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中国各族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诞辰125周年。 深切缅怀毛泽东同志的丰功伟绩,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江苏中远助学帮老基金会今天上午在当代中国研究所会议室举办“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25周年暨《毛泽东:忧患百姓忧患党》《毛泽东读书生活十二讲》《毛泽东晚年读书研究札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丛书》出版座谈会”。 出席座谈会的主要领导和嘉宾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顾秀莲,中共湖南省委原书记王茂林,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原书记黄璜,国家安全部原部长许永跃,中共中央党校原常务副校长、全国党建研究会原会长虞云耀,全国人大原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党组原副书记,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主任李慎明,全国记协原党组书记、党的十六大新闻发言人徐心华,中央组织部原秘书长蒋振云,中央组织部中央巡视组原副组长佟延成,原中央党史研究室副张启华,中央纪委驻中国社会科学院纪检组原组长、党组成员、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理事长、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会长林文肯,《求是》杂志原总编辑张晓林,中央档案馆原馆长、国家档案局原局长杨冬权,国务院研究室原局长田少龙,国家信访局原副局长王月宗。 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吴连登、徐中远、宋守友等。

本次座谈会由张星星主持。

李慎明讲到,毛泽东忧患百姓,他担心最广大百姓重受解放前殖民地半殖民地灾难深重之苦;毛泽东忧患党,担心党内极少数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一心一意为谋取一己私利,使得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改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本色而被最广大人民群众所抛弃,其最终结果是亡党亡国。

武力说,毛泽东通过民主革命让中国摆脱了“马尔萨斯”陷阱和贫困陷阱;解决了国家安全问题,为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国际环境;同时,为中国经济发展创造独立的工业体系。 为将来中国的稳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吴连登谈到,毛主席把稿费视为是人民的钱,他说这个钱不是我的,我要把稿费的钱用在为人民服务的事业上。

为什么毛主席的稿费后来他的子女没有继承?我觉得就是因为毛主席生前早有遗言了。 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稿费作为家庭生活补贴的部分基本是很少的。 毛主席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元,江青的工资243块钱,他们两个人的工资,我每月从财务部门领回来以后,支出的每一分钱都是从我这里出。

这个钱每天用于吃饭、抽烟、喝茶、招待客人,或者家里有什么其他孩子们的负担,都从这个钱里面出,实在不够的话,才找主席。 有一次家里的钱入不敷出,我拿着账本到主席那里去。

我说主席,这是家里的开支情况。 主席说,你管的账我不看了,我放心,你今天是不是来要钱来了?我说主席,你讲对了。 主席说要多少,你写个条吧。

我们叫毛主席不叫毛主席,叫主席,这么叫很亲切。

我在条子上写需要从稿费中支出多少钱作为生活用品的费用,毛主席看了条,写了两个字“同意”,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日期。 批完以后,主席接着讲,这个钱要省着点用,这是人民的。 老人家对稿费的态度一直就是这样。 我们每一分钱都要算着花。 平时节约到什么程度呢?当年的火柴是2分钱一盒,有一天,打扫卫生的时候,把火柴盒扔掉了。 扔掉以后,主席发现了,说,你们能不能给我想点办法,把这个用起来。 后来我们马上想到,从北京火柴厂买火柴头再装进去。

老人家说了,不要小看这个,我们大家要提倡这种精神,这种美德是中华民族的美德,也是我们中国共产党的美德。 即使生活好了,也不能忘,在任何时候不能忘记艰苦奋斗、勤俭简朴的基本方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