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国移民大妈称霸纽约潮牌圈 颠覆传统大妈印象

12博手机版首页

2018-10-05

人工智能朗读:OgMa本名姓谢,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在深圳工作,如今她是纽约街头潮牌圈中大名鼎鼎的OgMa,以倒卖Supreme闻名。

美媒:中国移民大妈称霸纽约潮牌圈颠覆传统中国大妈印象美国《纽约时报》网站9月26日刊登题为《中国大妈如何称霸纽约潮牌圈》一文。

文章摘编如下:OgMa本名姓谢,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在深圳工作,如今她是纽约街头潮牌圈中大名鼎鼎的OgMa,以倒卖Supreme闻名。

Og是Original一词的缩写,在街头文化里代表首次发行的正版产品,Ma(妈)则是对50多岁的谢女士的亲切称呼。 在纽约这个时尚圣地和文化熔炉里,这个一直打零工、英文也不流利的中国移民,在儿子的帮助下成为世界各地Supreme粉丝心中货最全的卖家之一。

和OgMa同一个年代的移民,很多都在唐人街做生意,大部分开杂货店或者餐馆。 不过,随着中国年轻消费者越来越富裕、越来越成熟,坚持正版的倒卖商在向价值链上游迈进的过程中赢得了不少拥趸。 有机会到纽约的中国潮牌爱好者,被OgMa的名声吸引,也会到访这家位于唐人街的小店。

时髦的OgMa刷新了不少人对中国大妈的印象。 独特的形象定位营造出的反差感,让她成了美国社交网络的网红,她穿着各式限量款服饰的照片吸引了17万粉丝。

“我一直知道自己想做生意,但是从没想过我会卖这个。 ”OgMa说。 对于很多不想花几个小时排队或手不够快的人来说,OgMa与儿子开的店成了他们的选择。

在这里随时可以买到最火的产品,当然,这是有代价的——他们得付双倍,甚至20倍于原价的价格。

“唐人街有个中国大妈卖Supreme,她什么都有,”一个Supreme常客卢梦雨告诉我。 她在旧金山留学,趁来纽约玩的时候来Supreme官方店外排队,说起OgMa时,她的语气像是在谈论圈内的传奇。

与社交网络上高调、炫耀式的OgMa不同,现实中的她并不很多言。

卖了Supreme十多年了,OgMa把自己与儿子的成功归结于好时机。 他们在Supreme还没活跃在大众视野前就开始做这门生意了。 “2006年的时候都是二三十岁的大人来买,他们都真的懂这些东西,”OgMa说。

“现在呢?都是小孩子拿着爸妈的信用卡来刷。 ”倒卖Supreme不是一般的生意。

根据纽约一家投资公司的一篇报告,倒卖Supreme的人可以从每件产品中平均获利67美元(1美元约合人民币6.8元——本网注)。 不难想象,入行十几年的OgMa已经有了一定的财富。

光在店面和后面的小仓库里堆积的Supreme货品,估价值六位数的美金。 刚来美国时,她和亲戚们挤在一起。 而现在,她住在曼哈顿上西区的公寓里,每天晚上由司机送她回家。 生意刚起步的时候,店里会雇人去Supreme店排队买,买到后把最火爆的款式立刻加价卖一部分,自己再留一部分等着日后升值。

现在店里已经有固定的买手和源源不断的新货源,保证几乎所有产品在官方旗舰店一抢而空后总能出现在OgMa的店里。 OgMa一开始并不屑于接受采访。 她在圈内已经名气太大,不需要任何额外的宣传。 OgMa的潮牌店每天都开门。 即使是在后面仓库吃饭的时候,她也会用一只眼盯着墙上的屏幕,8个摄像头实时监控着店内。

OgMa指了指路对门,就是警察局,她把警局旁边的门店也盘了下来。

“我从来没见过OgMa休息。 ”给OgMa工作了十多年的麦克说。 他总是站在店门口,像个保镖似的。

他是店里十几个人当中唯一一个非华裔店员。

他在2004年就认识OgMa,那时候他还在念高中,对街头文化感兴趣,一放学就喜欢去OgMa的店里逛逛。 接着他跟着OgMa打下手,从小摊搬到了这个门店。

麦克说为OgMa工作的时候,他的付出都是有回报的。 他从小在贫民区和奶奶一起生活。

现在他叫OgMa“妈”。 OgMa像很多其他上世纪的中国移民一样,他们来美国是为了和家人团聚。 和她在深圳稳定且受人尊重的工作相比,刚来美国时的OgMa感受到了巨大的落差。 一切都得重新开始,参加社区学校学习英文,同时做几份保姆工来维持生计。 “来纽约的前两年,我几乎每天都在哭,”OgMa说。 “但是慢慢就习惯了。 ”。